<i id='bkqh2'></i>
    <span id='bkqh2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bkqh2'><strong id='bkqh2'></strong><small id='bkqh2'></small><button id='bkqh2'></button><li id='bkqh2'><noscript id='bkqh2'><big id='bkqh2'></big><dt id='bkqh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kqh2'><table id='bkqh2'><blockquote id='bkqh2'><tbody id='bkqh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kqh2'></u><kbd id='bkqh2'><kbd id='bkqh2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ns id='bkqh2'></ins>

      3. <acronym id='bkqh2'><em id='bkqh2'></em><td id='bkqh2'><div id='bkqh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kqh2'><big id='bkqh2'><big id='bkqh2'></big><legend id='bkqh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bkqh2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bkqh2'><div id='bkqh2'><ins id='bkqh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bkqh2'><strong id='bkqh2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dl id='bkqh2'></dl>

          “國傢需要,就要沖到一線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  “隻要病房還有一個病人,就一點都不能松懈。”為瞭更加詳細全面地瞭解每名患者的病情,制定個性化診療方案,紀洪生每天在隔離病區一待就是幾小時;從隔離區出來,紀洪生還要趕去參加疑難病例討論和會診。

            46歲的患者周女士入院時意識已模糊,雙肺嚴重損傷,還伴有糖尿病、高血壓等多種基礎病,去年剛剛做過甲狀腺癌手術,病情十分復雜棘手。紀洪生和同事們通過高流量吸氧,無創呼吸機等技術手段,根據實際及時調整治療方案,經過不懈努力,周女士轉危為安,如今即將出院……

            “醫生,我能被治好嗎?”“我都沒考慮這個問題,我現在考慮多長時間能把您治好。”紀洪生和患者間的對話,一直在病房流傳。

            “穿著厚厚的防護服,護目鏡還有霧氣遮擋,給患者傳遞信心受到限制。即使看不到表情,但我們要用言語傳遞信心,告訴他們一定能戰勝病毒!”提供治療之餘,紀洪生總會時不時和患者聊天,偶爾開開玩笑,緩解他們緊張的情緒。這樣的做法被戰友們戲稱為“話療”。

            “患者心情輕松瞭,才會配合治療。”紀洪生特別重視給患者提供心理疏導。病區先後來過三對夫婦,由於住院時間不同,被安排在不同的病房。紀洪生知道這一情況後,特意把三對夫婦盡量調在同一個病房,“同一個病房,夫婦能夠相互照顧,相互支持。”

            紀洪生被戰友們點贊“記憶力強”。他把患者的所有情況牢牢刻在腦海裡,患者一旦詢問,總能第一時間回答,令人吃驚。“如果我答不上來的話,患者很容易背上心理包袱。”紀洪生說。

            2月1日,山東省派出第三批援助湖北醫療隊,接到醫院通知,紀洪生如願以償加入醫療隊。此前,他已主動向單位請戰。

            為何要主動請戰來武漢?“我父親是武漢同濟醫學院畢業的,對武漢心存牽掛;我愛人也是一名醫生,攻讀碩士的女兒也選擇瞭醫學相關專業……全傢學醫,醫生的天職和使命不能忘。”紀洪生說,“當然,我是一名黨員,國傢需要,就要沖到一線。”紀洪生說。